夏克道:王振华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是不是太轻了?

  6月17日,新城控股公司前董事长王振华因mole亵儿童被判一审。 被告人王振华和周艳芬因mole亵儿童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4年。

  消息一出,就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许多人认为判决太轻,处罚力度不够,但王振华提出上诉,“有信心”要求判决无罪。第二天,王振华的辩护律师再次说:“他永远不会碰到16岁以下的年轻女孩,这是他的底线”,这甚至引起了公众的愤怒。

  王振华被判处五年徒刑吗?

  法

  首先,岛民需要知道的是,当案件于2019年7月首次曝光时,公共检察机关起诉王振华涉嫌alleged亵儿童,而非强奸。

  《刑法》对淫亵罪有以下规定: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式淫秽他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在公共场所聚集,在公共场所犯前款犯罪或者有其他恶劣情况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于不雅儿童,应按照前两款的规定加重处罚。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回应,认定被告人王振华的行为已构成child亵儿童罪,但不是在公共场所公开犯罪,也没有其他不良情况。 被告人王振华犯下12岁以下的受害人,对第二级受害人的level亵行为和严重后果,应当依法从重处罚; 在被告王振华在案发后并在法庭审判中拒绝承认他的不雅犯罪事实后,他可能会受到较重的处罚。因此,在法院的综合考虑下,被告人王振华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的判决是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刑期中的“上限”。

  邵叔叔认为,法院应尽最大努力考虑对受害者的身心伤害以及案件的社会伤害和影响。

  王振华、周燕芬在狱中受审画面(图源:央视新闻)

  计数

  如何区分“淫秽”和“强奸”?

  根据中国目前的刑法理论,强奸的关键是性接触。亵是指为了刺激或满足性欲而通过性交以外的其他方式对受害者实施的淫秽行为。 包括触摸,亲吻,拥抱等。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王振华与受害人没有性接触,因此根据现行刑法理论,王振华的行为只能是in亵,不能强奸。

  有人还担心此案中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即王振华的行为导致受害者的处女膜破裂。其辩护律师声称这是一次“陈旧性破裂”,但由于此案未在公开场合审理,因此不清楚王振华如何通过非性器官给受害人造成这种伤害。

  但是,一些学者认为,这应该属于刑法中的“其他不利情况”。如果法院认为情况不好,可以将王振华判处15年徒刑。但是令人尴尬的是,目前最高人民法院还没有对in亵罪中的“其他弊端”作出司法解释,因此没有人知道“其他弊端”是什么。

  在其他类似情况下,也更加尴尬。博士 中国女子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邢红梅对2017年389起mole亵儿童一审判决进行了统计分析。 其中,最低刑罚为入狱3个月,监禁72年。3%的人中有21人申请缓刑; 3-5年的监禁刑期不太适用,只有24年的5年以上有期徒刑,占6年。2%。

  换句话说,mole亵儿童在中国仍然是一种较轻的惩罚。 在王振华的案子中,这并非罕见现象。

  对此,许多学者认为,王振华的淫秽行为导致受害人处女膜破裂的事实应该扩大为强奸。 这不仅保护了受害者的利益,而且可以改变强奸罪范围太窄的问题。

  从调查案件来看,在许多不雅案件中,变态罪犯会将其手指或木棍插入受害者的性器官,对受害者的身体造成伤害。有学者指出,这种不雅行为所造成的伤害,比强奸更具有毒害性和危害性,危害后果更为严重。

  但是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实际上,许多受害者不同意这些学者的观点。受害者认为,他们只是in亵,而不是强奸,因为强奸的耻辱感要严重得多,他们不想承受一生被强奸的污名。

  心情

  情绪也是观察案件的一种方式。

  世道叔叔的一位学术朋友在看到此案后直言不讳地说:“无论判决如何,这种浮渣要么直接开枪,要么physical割。“这是无法想象的,因为这个朋友是法学博士;但是很容易理解,因为他是一个四岁女孩的父亲。

  近年来,随着对未成年人性侵犯案件的不断曝光和讨论,整个社会已经形成了对这种犯罪行为零容忍的共识,即对愤怒的厌恶。在这种情况下,王振华的数百亿亿万富翁,全国模范工人的头衔以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的资格无疑加剧了公众的不满和各种想象。

  五年判决直接激发了许多人对司法部门的敏感神经,许多网民谴责王振华的辩护律师陈有喜,称捍卫王振华的无罪是不道德的,甚至有人扩大了这种攻击。

  辩护律师在此案中的言行是否完全无关紧要,但在法治社会中,“坏蛋”也有权获得辩护。 律师只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执业律师,捍卫“坏人”是一项职业要求。

  同时,在王振华提起无罪上诉的同时,受害人的家人放弃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要求,并向普陀区检察院提出抗议,希望法院对王振华作出更高的判决。

  但是,在未来的第二审中,法院的判决仍必须遵循对犯罪和惩罚的法定惩罚原则。除非法院敢于发挥法官立法的主观能动性,否则可以确定王振华的使受害人处女膜破裂的淫秽行为是“其他令人讨厌的情况”。

  因此,将来还会有类似的情况引起公众愤慨。 有关各方如何在法律和社会效果之间实现“双赢”?

  邵叔叔认为,有两个方面需要改进:第一,加重对儿童mole亵的判刑。学术界普遍认为,中国目前对不雅侵犯儿童行为的刑罚很低,没有发挥刑罚的威慑作用。 这也是许多罪犯幸运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是完善“坏图”标准。王振华的in亵行为是否为“阴谋”,目前尚无法律依据,因为目前尚无明确的司法解释,导致基层法院和法官在司法过程中保持审慎态度,难以树立先例。

  在这里,最高人民法院不妨以王振华案为切入点,尽快研究和总结近年来的有关案件,并将mole亵儿童罪纳入《普通犯罪判决指导意见》中。 尽快为将来的相关犯罪的处罚提供明确的法律。准则。

  毕竟,孩子是每个家庭和国家未来的希望。 我们必须尽力保护他们的健康成长。

  文/巴山夜雨

标签: 公司简介 高德注册网址 高德平台

作者头像
高德平台创始人

上一篇:中央气象台连续23天发布暴雨预警。 今天四省区仍然有大雨|广西|贵州|江西
下一篇:* ST Yazhen:由于疫情而终止了重组。

发表评论